太平盛世的破灭:第金战争与开封陷落

日期:2019-01-10编辑作者:人文

  无论从什么方面去看,覆亡前的北宋都称得上太平盛世。虽在内部有盛极一时的方腊起义,外部也有收复燕云故地的不顺。但这些暂时的困难,都在洞悉政治的宋朝士大夫集团面前,被逐个克服。

  于是,在女真人南下的前夕,宋朝上下都处在欣欣向荣的岁月静好之中。这层对美好时代的感悟,也最终加速了王朝在遭遇强敌入侵时的瓦解速度。

  在从女真人手里买下了残破不堪的燕京和燕云地区后,北宋上下都在为获得了梦寐以求的空而欢呼。生性轻浮的文人皇帝宋徽宗和一般朝臣们,完全沉浸在收复失地,血洗了宋太宗遗恨的喜悦之中。

  但是宋朝并没有成功招抚燕云地区汉人士大夫和契丹旧贵族,导致这些人和宋朝离心离德。从辽国一边倒戈到宋朝的防御主力常胜军,更是人心惶惶。再加上宋朝又非常作死地招降辽国遗臣张觉,以及流亡在夹山地区的辽天祚帝。这无疑给了金人以乘胜要挟的口实。

  此前的宣和北伐中,宋军的腐败无能又让金人一览无余,不禁使女真人生出了南下觊觎宋国的企图。而对北宋不满的契丹遗臣和燕云汉人,也趁机进言,表示宋朝可图。在这样的背景下,知己知彼的宋朝使节赵良嗣和马扩都认为,宋金间的盟约只能维持三年。而宋军至少需要三到五年,才能构筑起防御女真人的防线。但是此时的宋徽宗还和被称为“六贼”的奸臣一起鬼混,为扩建延福宫,修建艮岳忙的不亦乐乎。甚至不忘出宫寻欢作乐,和名妓李师师传绯闻。

  但是马扩和赵良嗣仍旧大大低估了金朝的组织能力和野心。新崛起的女真人显然没有给宋朝人以喘息之机,以弱胜强的女真人一反辽金的颓废之气。在灭亡辽国之后,金太宗召集流散的各民族百姓,从辽西,燕云地区召集农民和工匠前往塞外,分配在猛安谋克组织下。或者把他们组织成本民族的猛安谋克,让他们发展农工商业,积累进一步发动对宋和西夏战争的物资。

  由于宋朝机械地要求辽国降臣前往开封,将辽官换算成宋官,还要被各级官吏层层盘剥。愤怒之下,这些人就近加入了新兴的金国,为女真大军的南下透露虚实,出谋划策。对此,女真人顺势接手了辽国的南面官体系,用行枢密院管理各级汉族官员,还恢复科举,吸引汉人士大夫和汉化的渤海人、契丹人加入官僚体系。在中央制度上,女真人模仿唐制,建立起宰相和三省制度,由部落军事民主制向着封建专制迈进。

  但在此时,女真人还没有被完全腐蚀。从贵族到平民,上下男子亲如兄弟,吃苦耐劳,崇尚习武。具有很强的战斗力。

  为了孤立宋朝,女真人一边鼓励西夏进攻被宋朝占据的云中州县,分散宋朝的军事力量。一面与半岛的高丽人议和,并对其施压,让他们按照侍奉辽国的礼仪侍奉金国。

  早在宋金海上之盟时,常年与女真人进行边疆战争的高丽善意地警告过宋朝。女真人不值得信赖,不要对他们透露机密。作为大国,只有整顿军备自强才是正道。然而这一逆耳良言并没被宋人采纳。至此,对宋朝较为友善的的牵制性力量也被女真人收服。在俘虏了辽天祚帝,耶侓大石西逃后,女真人基本解除了南下的后顾之忧。

  公元1125年10月,秋季气候转凉,南方暑热完全退散。金太宗借口宋朝招降辽天祚帝和辽国官员,隐藏逃亡人口,而且在燕京操练人马为由正是下诏伐宋。

  在军事上,女真人一边组织本族正军,还招募辽国境内的汉人、奚族人和契丹人入伍。此前女真人为了带动塞北的发展,也为了削弱宋军的实力,于是清空了燕京城。所以到此驻防的宋军得到的是一座粮食不能自给的贫穷旧都。而从渤海入海河转运到燕京的粮食,又要优先分配给国际跳槽名将郭药师的常胜军。这无疑引发了保卫燕云的河北军和陕西军的不满。这些人因为缺饷纷纷逃亡金国,被金人编入汉儿军,成为了后来南下的急先锋。

  经过汉人士大夫、出使宋国使臣和宋朝降军提供的情报,金人认为宋朝能作战的队伍只是与西夏对峙的陕西军和郭药师的常胜军。所以金军计划兵分两路,东路军南下击败燕京地区的常胜军,穿过河北平原,然后直接进攻开封。西路军经过云州,穿过雁门关后攻打太原府,然后南下占领洛阳城。封堵陕西宋军东进勤王,并隔绝宋朝皇帝从陕西流亡进入四川的企图。这个计划难度极大而且条件众多,执行起来困难重重。但事实证明,宋朝的腐败无能给了金人创造奇迹的机会。

  从1125年6月起,宋朝的中山府就陆续接到金军主力正在集结的探报。宋朝知燕山府蔡靖和转运使吕颐,浩一边加紧修建城池,一边派人以银牌连续奏报朝廷。但是太平天子正带着群臣组织祭拜天地的祭祀大礼,生怕祭礼受到不和谐音符的扰乱。文恬武嬉的大臣们仅仅要求地方官员随机应变,自行处置,从而丧失了亡羊补牢的宝贵时间。

  12月3日,金国西路军统帅粘罕正式知会身在太原的童贯,告诉他金国已经出兵攻宋。表示不仅不会归还此前金军攻占的蔚州和应州,还要求宋朝割让河东河北,以黄河为界才能保全社稷。素以开疆扩土自夸的童贯,此时大梦初醒,在太原守军的苦苦劝阻下依旧离城而去,将太原军民留给即将到来的虎狼之师。

  在东路,金军暴风骤雨般的攻势已经从11月下旬开始。短短十多天之后,金军的兵锋就直抵燕京郊野。沿途的宋朝知州以及守臣纷纷投降或者南奔,还有的知州在翻墙逃跑时摔成瘸腿,狼狈不堪。

  面对金军的先发制人,12月2日,知燕山府蔡靖拿出金银丝绸,犒劳被视为国家栋梁的常胜军。希望“宋朝名将”郭药师能出色发挥,驱逐胡虏。这些变节者引发了粮饷不足,也让资历更老的宋朝正军不满。所以他们对常胜军希望诛之而后快。而郭药师等军官则担心被宋人当做替罪羊送给金朝谢罪,而从内心底里不信任宋朝。

  12月6日,45000名常胜军大张旗鼓地出城杀敌。他们来到燕京东60里的白河与金军野战,燕山府官员登城遥观战况。7日凌晨,郭药师指挥大军渡河,金军于次日清晨发觉后,组织各部还击。

  于是郭药师布置步兵背水列阵,自己率领贴身硬军和精锐骑兵迂回包抄金军大营,一度动摇了金军阵脚。在此关键时刻,一支金军骑兵杀入战场,导致了常胜军的溃败。郭药师见势不妙,于是马上撤退。

  其实在白河之战中,宋金两军伤亡相当,金人开始意识到宋朝并非无人。但是宋军内部却因为各部伤亡较大而开始互相指责推诿。有的将领甚至写信问东路统帅完颜斡离不,询问是要活的郭药师,还是死的郭药师?在此情形下,郭药师先下手为强,带着7万宋军、5万战马以及无数钱粮,还有两个主战官员蔡靖和吕颐浩,投降完颜斡离不。

  至此,宋徽宗及其偏袒的郭药师和常胜军大摇大摆的投降了金朝。而当郭药师献城时,已经接到了郭药师谋反奏报的宋徽宗,甚至计划封这员寄予厚望的“爱将”为世袭燕王,指望他永远保家卫国。结果在金军中闹出大笑话。

  在郭药师投降后,金人以常胜军的骑兵为先导,在宋地如入无人之境。由于辽国为宋国充当了一个世纪的北方屏障,再加上宋徽宗将河北防务的重担几乎完全押宝在郭药师身上。这个熟知宋军虚实的降将,由国家长城变成了冲破城墙的大洪水。河北平原的很多地区几乎一触即溃,而那些还在坚守的城市,则支撑到了靖康之变发生后才逐渐沦陷。

  东路金军绕开了防御十分严密的保州和中山府等城池,避实击虚,一路上劫掠了相当多的粮草和武器铠甲。军队直达黄河北岸的邢台,距离首都开封仅有十多日路程。

  在东路进展神速的同时,西路金军却遇到了不小的麻烦。从12月3日起,粘罕从云中府起兵攻宋。金军在由燕云汉人组成的“义胜军”指引下,迅速挺近,在12月18日来到了太原城下。

  由于山西地区山势险阻,有众多的雄关险塞可以防御,不利于游牧民族骑兵的冲杀突袭。如果不拿下沿途的重冲要塞,就有被截断后路的危险。所以金军决定猛攻太原。在开战之前,粘罕以一起瓜分宋地为诱饵,邀请西夏军攻击陕西地区的府州和麟州,牵制陕西的宋军前来增援太原。宋军组织的两次大规模救援都被围城打援的金军击败。虽然粘罕试图分出一半兵力,及时与东路军汇合。但是太原军民的浴血坚守,依旧拖住了西路金军的步伐,把两队金军的合围开封延迟了半年。

  正当东路金军进展神速,西路军围困太原,12月9日完成郊祭大典的宋徽宗才得到了朝臣的奏报。终于尝到了长期享受太平,沉浸赞美的苦果。而童贯带来的消息引发了更大的恐慌。金朝使者以及来到开封,在宰相府里公开威胁宋人。他指责宋徽宗的继位缺乏合法性,金军南下是吊民伐罪,还要求对方割地称臣。

  面对赵家江山颠覆的危险,宋徽宗一面下罪己诏收拾人心,一面收敛自己贪玩好财好色的本性。皇帝下令停止采石所、花石纲等劳民伤财的娱乐项目,削减给道观的供养钱,减少后宫用度开支等等。一面又召集陕西河南等地的兵马入京师勤王。但自己却在筹划打点行装家财,前往东南偏安避难。

  为了效仿唐玄宗禅位,让太子登基监国,他惟妙惟肖地表演了中风发作,表示自己半身不遂,不能治理天下了。大臣们也心领神会地写好了禅位诏书,赶鸭子上架。一脸不情愿的皇太子被迫黄袍加身,成为了宋钦宗,并奉父皇为教主道君太上皇帝。保守懦弱的宋钦宗,自知不能担当重任,还对当皇帝屡次推辞。到了江山倾覆之际,为了逃避亡国之君的恶名,皇位不再是众人追逐的宝座,而是皇族们避之不及的坟墓。

  公元1126年,靖康元年正月一日,宋钦宗在明堂正式继位。新皇帝下诏官吏百姓上书言朝政得失,做出一副革除弊政的姿态,让开封人心略微一振。与此同时,宋钦宗在京师四周部署防务,派兵马守卫黄河北岸的浚州地区。还派出了20000人保卫黄河南岸的浮桥。但是东路军的统帅完颜斡离不很快送了新皇帝一份大礼。

  靖康元年伊始,金军就占领了河南的相州并逼近黄河北岸的浚州。从京师出发迎战的宋朝禁军因为缺乏操练,甚至连马背都骑不上。7000名驻守浚州的宋军一听到金军前锋常胜军赶到军营附近,就畏敌如虎,开始搭建浮桥逃回黄河南岸。当常胜军2000骑兵杀到时,已经过河的人马不顾战友的死活马上烧毁浮桥。没有渡河的几千宋军在常胜军的驱逐和捕杀下落入黄河淹死,而常胜军仅仅伤亡3人。

  守卫黄河南岸浮桥的20000宋军,也都是老兵油子。他们一听到金人过河,根本就不敢野战,直接一哄而散。宋钦宗的第一道防线就此土崩瓦解。金军找到了几十条小船之后,花了5天时间把所有骑兵运过河,期间完全没有受到宋军的干预。继燕山地区之后,东路金军越过了第二道防线。从此开封几乎是门户洞开,完全暴露在金军铁骑之下。

  在听说黄河防线易手后,为了彻底摆脱守城的压力,太上皇宋徽宗不顾禁军阻拦和群臣劝阻,一意孤行地出逃。他带着皇亲国戚们,连续换成肩舆、货船、骡子等多种交通工具,狼狈出逃。在12天的时间里,一行人以巡行东南为名义,水陆兼程地流亡到镇江府。宋徽宗还将来娇生惯养,不堪颠簸的皇子公主和皇亲国戚们,都留在沿途州县。

  太上皇出逃后,京城里一片混乱。趁此机会,在正月7日,约5万名金朝东路军的前锋直逼开封城下。在一片混乱中,素来享受太平的开封市民,根本没有基本的守城素养。他们不及坚壁清野,结果金军很快占领了开封城西北的天驷监,缴获了大量的粮食谷物和20000匹御马,正好解决了入秋以来金军缺乏食物的困境。而开封城内,市民人心惶惶。

  有其父必有其子的宋钦宗也在计划出逃,流亡到中部重镇襄阳地区或者陕西地区。幸亏尚书右丞李纲出面阻止了这一加剧混乱的行为,并当着皇帝的面号召禁军誓师保卫皇上-保卫京师-保卫自己的妻儿老小。这才稳住了皇帝和他身边一群胆小怕事的内侍宦官。

  在李纲的部署下,宋军终于开始组织像样的抵抗。开封的四面城墙,都部署10000名禁军。又将40000骑兵分为五军,前军保卫存有40万石粮草的延丰仓,后军驻守护城河最薄弱的地段。其他三队骑兵作为机动支援。

  在武器装备上,守军开始修缮城楼和大橹,并在城墙上铺设湿毡幕,架设床子弩和石砲等器械。宋军还在险要之处准备大量的神臂弓、滚木、砖石和猛火油等守城武器。

  在策略上,李纲主张发挥宋军守城的优势坚守不出,保存实力。等待各地的勤王部队向首都靠拢,然后联络北方尚未沦陷的州郡截断金军的退路和粮道。熬到金军粮尽退兵时,趁其度过黄河袭击之。

  正月7日晚,在宋军紧锣密鼓的布防之际。金军命令汉人降卒打造数十艘纵火船,攻击开封的西水门,发动试探性攻击。李纲有条不紊地组织防御,命令2000死士严防死守。用长钩钩住纵火船,然后用巨石将其砸沉。然后李纲派勇士绑着绳索下城与金军搏斗,在夜战中杀死金兵百余人,有力的回击了金军的试探。

  次日,金人假意提出与宋人和谈,一面又组织了新的进攻。9日,金军发起新的突袭,攻打通天门和景阳门,甚至一度度过护城河,准备架设云梯登城。李纲马上召集1000名神臂弓手赶往战场,在近距离射击金军,迫使金军后退。然后他又派出死士烧毁云梯。金军也改变进攻地点,攻打陈桥门和卫州门等地。但是都没有得手,损失千人。

  虽然宋军初战狠狠杀了金军的威风,但是宋徽宗和文人士大夫,还有内侍宦官们却只期望金人能早日离开开封。哪怕自己少吃少喝,没收宫女和歌人的家财,也要用巨额金银打发走敌人也在所不惜。在短短两天里,宋朝君臣以罕见的高效率,熔铸礼器、巧取豪夺,筹集了黄金二十万两,白银四百万两。但他们宁可用这些资金去满足狮子大开口的金人,也不愿意犒劳辛苦守城的禁军将士。这些昏君庸臣甚至不惜自毁屏障,向强敌割让开封的北方的中山府、太原府和河间府。

  李纲痛心疾首地指出,金人的欲望无穷无尽,就算把全天下赔进去都满足不了。如果一定要议和,他建议等待各路勤王军到达后合击金人,以战场优势为后盾,达成类似于檀渊之盟的相对平等的持久和约。而不是卑躬屈膝地签署一边倒的不平等和约。新皇上虽然觉得李纲有道理,但是皇帝畏敌如虎的恐惧依旧盖过了抵抗的决心。结果,他还是向金军派出了以康王赵构为首的人质。

  在宋徽宗流连于东南的繁华圣地,宋钦宗吓得六神无主的同时,各路宋军将士们响应勤王号召,在隆冬的风雪中向着被围的首都靠拢。来自河南、东南、陕西的援军号称20万,一度震慑了金人。

  为了稳住京城士气,名将种师道派出麾下勇士出城生擒了3个金兵。将2人斩首后开膛破肚,发现金人腹中只有黑豆和稻壳。种师道向君臣证明,金人在长驱直入后,已经是违背用兵常理。只要坚守待援,一旦攻守易型就可以取胜。

  所以宋钦宗顿时如同打了鸡血一般雄心万丈,恨不得马上与金人一决雌雄。直到这时他才勉强站在了主战派一边,但他希望的是尽快看到宋军主动出击取胜。同时他又依旧坚持祖宗家法,不愿意将勤王军和京师禁军的指挥权合并,以防出现独掌兵权,功高震主的名将。

  在这样的背景下,指挥权不统一的宋军策划了一次早就走漏风声的劫营行动。宋钦宗甚至在城门后安置了一个御座,等待金人俘虏前来朝拜天子的威仪。结果全城皆知的劫营成了正大光明的突袭。出城杀敌的1万精锐陕西兵,遭到了金军重骑兵的合围冲击,全军覆没。这一失败又让钦宗君臣魂飞魄散。他们连忙罢免了种师道和李纲,向敌人摇尾乞怜。但在京城太学生和百姓的民愤压力之下,钦宗被迫恢复了两人职位。

  金军一边,鉴于宋朝勤王军不畏艰险的陆续集结,还有己方粮草的匮乏。完颜斡离不同意解围。但是在色厉内荏,只想不牺尊严和人民死活,保住自己的皇位的宋钦宗的指挥下,北宋的生命基本上已经进入倒计时了。

  在东路金军北撤时,宰相李邦彦的命令是礼送金人出境,但李纲的命令是伺机出击,袭击金军。尽管如此,沿途州县的宋朝军民依旧誓死抵抗。在金人让人质肃王和宰相张邦昌出面劝降时,他们以弓箭和礌石加以回应,表示死守家园,寸土不让。

  完颜斡离不见宋人一时死硬,而且身后还有10万宋军尾随,于是放弃了强取河北地区的企图。西路军的粘罕也留下了大将继续封锁太原城,然后拔营回朝。

  除了河北地区的重镇,宋军防御北方民族的另一要塞是山西太原府。北宋的太原城是宋太宗攻克北汉国都太原后,在废墟以北30里兴建的边防重镇。城市三面临山,西南有汾水流经,地理形势十分险要。在金军进攻的初期,由于知太原府张孝纯的严密布防,金军几乎没有占到什么便宜。金军在城下架砲30座日夜轰击,但是太原军民已经在城墙上铺好了湿毡幕吸收石弹的冲击力。金军用木料填埋护城河,太原守军就纵火反击,挫败了填河企图。金军的云梯和攻城塔等设备,也被宋军用钩枪推开后焚毁。最后金人征调民夫挖地道,但是被太原军民用水缸里水面波动的方法侦查到。于是用反向地道和烟熏的方式反击。

  在轮番强攻都不奏效的情况下,金军采用锁城。即在宋军神臂弓和床子弩射程之外扎营,对着城市扎满鹿寨,纵深数里。晚上彻夜点燃火把,防止宋军突围或者向外传递信息求救。尽管如此,还是有敢死勇士陆续出城,夜袭敌营,将太原的急报送到京师。

  太原军民用生命和鲜血阻止了金军对开封的合围,但是宋钦宗组织的太原增员丑态百出,耗尽了宋朝最后的野战力量。1126年3月到6月间,宋军组织了两次大规模的太原解围战。在粮饷调拨不到位,各路人马缺乏配合,宋钦宗坚持遥控前线部队的情况下。各路将领受到了“养寇自重,畏敌不前”的罪名威胁。在士兵饥肠辘辘,将士各怀异心的情况下,能够野战的西军将士们大量阵亡。他们被金军以重骑兵冲击,山地设伏,和以粮草诱敌等种种方式,各个击破。远程遥控各路兵马的宋钦宗,则因为不能及时掌握最新军机,而葬送了无数将士的性命,也埋葬了太原府的最后希望。

  在太原府坚守的最后时刻,城中军民吃完了粮草和牛马,只能煮食皮甲和弓弦。最后还出现了易子而食的惨剧。但是太原军民依旧拒绝了诱降,城中几乎没有一人叛变。9月3日,金军发动总攻登城。完全无力挥舞兵器的宋军只能眼睁睁倚在城墙上,怒视着对手登城而无可奈何。随后金军将太原血腥屠城,作为对宋人的惩戒。

  但是在太原惨剧发生期间,色厉内荏的宋钦宗正忙着巩固自己的权威。他一面幻想金军不可能马上南下,派使节到金国。希望以缴纳中山府,太原府和河间府赋税的方式,赎买三地。另一面与父亲宋徽宗争权。

  内战内行的他,顺水推舟地借助民愤铲除了童贯、蔡京等权臣的形式,架空了父皇。然后又把太原解围战不利的责任推给李纲和种师道,以罢免二人的形式将主战派核心赶出宫廷。宋钦宗的出兵解围,也只是打着顺应民意的幌子维系自己的皇位。在得过且过中,摸清了宋钦宗本质的金人自然不会给他以喘息的机会,希望从宋人身上得到更多的土地和财富。

  1126年11月,金人一面用议和使节麻痹宋人,一面加紧南下。攻克了太原的金朝西路军,按照之前的计划攻克洛阳,封堵潼关。从此堵死了陕西和京畿地区的联系。而东路军仅仅使用击鼓恐吓的方式,就吓跑了大队士气低落而且粮饷不足的宋军。11月24日,在胡笳嘶鸣-黑云压城的隆冬时节,金军按照计划完成了合围。

  此时的开封城中约有7万宋军。但是目睹了主战派将领被朝廷派去送死或者被流放后,他们也士气低落。由于宋钦宗政令的出尔反尔,受命进京的防秋兵曾被他轻浮地贸然解散,让这些粮饷不齐的勤王军白跑一趟。这次他也尝到了周幽王那样愚弄臣下,透支信用的苦果。前来勤王保卫朝廷的勤王军寥寥无几。

  在城防设施上,由于兵部、枢密院、京城所和军器监等单位的推诿责任,城外有500座砲架无人清理。结果金军成功利用这些砲架,架起投石机攻城。为了水淹金军营地,宋人还掘开黄河。结果因为时机不当不仅没有淹没金人,反而殃及城外百姓。

  11月26日,第二次开封攻防战正是开打。由于缺乏有威望的主战派将领节制,宋军虽然抵抗英勇但是军纪不严。他们往往不服从将领节制就擅自行动,还以捉拿奸细为由在城内杀人放火,引发混乱。

  交战初期,宋军大致应对有术。面对金人的云梯、攻城塔、纵火梯等武器,宋军水来土掩,使出相应的招数加以还击。金军的很多器械再次遭到了火箭和火油的焚烧。宋军的夜间偷袭也让对方防不胜防。但随着金人的猛攻日益加紧,缺乏勤王军后援的宋军日益绝望起来。所有人的斗志已经紧绷到崩溃的边缘,于是就开始寄希望于某些超自然的因素起来。

  到战役进行到关键时刻,宋军因为贪功冒进出宣化门的护城河迎战。结果由于铠甲沉重,导致护城河冰面坍塌,很多宋军纷纷落水身亡。金军见状大喜,马上在宣化门架设云梯和攻城塔。宋钦宗看到形势不妙,大手一挥,放出了他的秘密武器----六甲神兵。

  这队“神兵”的指挥者郭京是龙卫军都头,本来就是胡吹牛皮的老兵油子。宋朝君臣按照预言诗的指点请他出山退敌。这个老油条趁机吹嘘,说他手下的六甲神兵有7777人。可以隐形,可以活捉金将,还可以北伐到阴山,收复失地。结果宋朝君臣信以为真,对他委以重任。

  他很快就凑齐了7777个流氓无赖,在身上乱画古怪符号,大发奇谈怪论。一群人经常在街头招摇过市,装神弄鬼,自称“北斗神兵”、“天阙大将”、“六丁力士”。

  现在看到城门危急,宋钦宗马上下令神兵出击。为了防止俗人妨碍做法,也为了防止将士们看透他的把戏,郭京让禁军将士下城,自己指挥神兵迎战金人。结果这些拿着扫帚、拂尘,贴着狗皮膏药的神棍军团。被200人马俱甲的金军骑兵冲的人仰马翻,尸横遍野。在护城河被神兵们的尸体填满后,金军顺势登上了城门。

  虽然登城的金军人数不多,但是层层传开的恐惧已经瓦解了守军几乎崩溃的斗志。城外的金军顺势发出战吼,进一步震碎了宋人脆弱的神经。还没等大队金军入城,宋军就开始在闹市区打劫放火,杀人越货。宣化门的防御就此沦陷。

  在攻克了外城后,大部分城区和京师内城依旧在宋人手里。但是宋钦宗自己已经破胆。粘罕和斡离不下令宋钦宗前往金营议和,商量割地赔款的事宜。结果在宋钦宗前往后,金人看到他软弱可欺,于是下令他献上降表,还让他对着金朝首都行跪拜大礼。软弱的皇帝自然照单全收。此后,他的余生都将在塞外欣赏冰雪大世界。他的大宋帝国也因此轰然倒塌。

本文由太平盛世的破灭:第金战争与开封陷落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太平盛世的破灭:第金战争与开封陷落

宋金战争爆发北宋何以惨败?“八十万禁军”这

大宋宣和七年(公元1125年),金军大败辽国之后,撕毁盟约,迅速南侵,一路势如破竹,不久兵临黄河岸边。 金人俘...

详细>>

宋金战争为背景《剑侠情缘》手光

《剑侠情缘》手机版以宋金战争为故事背景,发展出不一样的故事,玩家要在游戏中找寻自己的另一半,并拥有自己...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