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的“满鲜观”暗示日本的侵略扩张行为?

日期:2019-03-19编辑作者:人文

  稻叶岩吉的研究领域为“满鲜史”。“鲜”自然是指朝鲜半岛,而“满”则与通常意义上指的中国东北地域不尽相同,据稻叶所述是“相当于满洲国统治的所有领土和苏联远东以及黑龙江流域的广袤地域。”实际上所谓的“满鲜史”与“满蒙史”一样,都是日本在对外扩张过程中,为了强调此概念其内部的一致性和对外(即“中国本部”)的差异性而创造的特定词汇,这一词汇本身就容易与日本的侵略扩张行为(如“满韩经营”)联系在一起,在战后被批判为“殖民主义史观”。

  在日俄战争结束后不久,稻叶岩吉基于对地理形势的分析判断,初步形成了“辽东半岛和朝鲜半岛统一经营”的理念,并且将这种理念的历史根据指向了曾支配这两个半岛的高句丽政权。他高度评价了高句丽与隋唐之间的对抗,认为高句丽是“满鲜民族”的共同祖先。这显然与日俄战后日本谋求占领这两个半岛的“大陆政策”遥相呼应。就在同一时期,白鸟库吉也发表了《韩半岛的保障》提出同样的主张。顺带指出的是,早在1907年稻叶就从历史和地理角度指出长春的战略地位,此时距东清铁路设长春站仅一年,这一观点此后被日本政府采纳。

  在稻叶“满鲜史”研究中的“满”实际上是包含“满蒙”二者的,换言之“满鲜不可分”的前提是“满蒙不分”。他根据对清初历史的研究,将中国北方划分为满、蒙、汉三支力量,认为汉族“离间”满蒙成功则中原王朝兴起,满蒙联合则北方王朝入主,而清灭以后“满蒙”便开始衰落。“从历史上看,蒙古方面若有强大的部族兴起,其首先一定会先攻略满洲;另一方面若满洲有雄强的部族兴起,其同样会先吞并蒙古,”而只有二者联合起来与中原的汉族相抗衡,才能避免“满蒙衰亡”之命运。因此他特别渲染了中原王朝与北方、东北方少数民族的矛盾,从这个意义上说,稻叶的“满鲜不可分”实际上包括“蒙满鲜不可分”,显然这个“不可分”的指向是中原的汉族政权(稻叶称为“支那”)。

  (郑毅、李少鹏:《近代日本知识人的满蒙史观研究——以稻叶岩吉的“东亚史观”为中心》

  本文刊载于《北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第3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由吉的“满鲜观”暗示日本的侵略扩张行为?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吉的“满鲜观”暗示日本的侵略扩张行为?

改革開放40年重慶史研究重要學術成果

改革開放40年來,重慶歷史學界研究並出版了2000余部重慶史著作,初步形成了重慶地方史研究體系。這是重慶日報記...

详细>>